領袖戶外,好玩不貴的小團慢旅行

好玩

你是否因為愛玩在小時候被各種對比各種批評?

是否也總是被迫去學我們不喜歡的各種才藝?

而唯一我們喜歡的“玩”卻成為最不被認可的,必須要舍棄的?

少年時光的缺憾有時候會成為一生的心心念念。

我們就是這樣一群被人稱贊“會玩”的人,

我們追求童年的夢想,好玩、愛玩、會玩,把玩做到極緻,把玩當成事業,

讓更多人也能體會到這種快樂。

慢旅行

人們都說,旅行就是一次人生,你希望有什麼樣的人生?

閑庭漫步、悠長品味還是行色匆匆?

平常勞碌的生活,但旅行為何不對自己好一點呢?

擁有一段恰到好處的慢旅行,在風景中漫步、深呼吸,為不期而遇的驚豔停車,與晨曦和夕陽相伴,盡可

能與美景相擁而眠 ……

時間就應該浪費在美好的旅行中。

因為我們相信一段美好的旅行就如同一次新生。

正如美國詩人唐 · 赫羅爾德在 87 歲寫的這首詩:

《我會采更多的雛菊》

如果我能夠從頭活過,

我會試着犯更多的錯。

我會放松一點。

我會靈活一點。

我會比這一趟過得傻。

很少有什麼事能讓我當真。

我會瘋狂一點。

我會少講究些衛生。

我會冒更多的險。

我會更經常地旅行。

我會爬更多的山,遊更多的河,看更多的日落。

我會多吃冰激淋,少吃豆子。

我會惹更多麻煩,可是不在想象中擔憂。

你看,我小心翼翼地穩健地理智地活着,

一個又一個小時,一天又一天。

噢,我有過難忘的時刻,如果我能夠重來一次,

我會要更多這樣的時刻。

事實上,我不需要别的什麼。

僅僅是時刻,一個接着一個,

而不是每天都操心着往後的漫長日子。

我曾經不論到哪裡去都不忘記帶上

溫度計,熱水壺,漱口杯,雨衣和降落傘。

如果我能夠重來一次,我會到處走走,

什麼都試試,并且輕裝上路。

如果我能夠從頭活過,我會延長打赤腳的時光,

從盡早的春天到盡晚的秋天。

我會更經常地逃學。

我不會考那麼高的分數,除非是一不小心。

我會多騎些旋轉木馬。

我會采更多的雛菊。

小團

堅持純玩的慢旅行帶來了前幾年爆發式的增長。

但2015年發現隊員們的快樂變得比以前少了些,他們的那絲缺憾觸動到了我們…

叩問内心,除了追求利潤外,什麼才是我們想要的?

我們義無反顧的投身到這裡是為了什麼?

是不是更要重視體驗和快樂?

争論躊躇後回歸初心是我們内部一緻的答案。

不貴

情懷和現實總那麼矛盾,如何兼顧體驗與性價?

對自己負責、對用戶珍視,領袖戶外在甘南、新疆、額濟納、西藏、貴州、壩上草原通過近兩年156

批次的測試,确定28人以内的小團,平衡性價與體驗,保障領隊與隊友們和諧互動。

守護旅行本真體驗,就是在守護我們自己的信仰。